陈道听说李达来了,鞋都跑丢了。

  他穿的是拖鞋,跑丢了也不奇怪,谁穿拖鞋跑步都有跑丢鞋的危险。

  李达比陈道大十岁,两个岁数相加一百一十多岁的人蹦蹦跳跳的,整的万峰尴尬症直接就晚期了。

  “李哥!昨天我还念叨你,说你走了四年多了都没回来看看,想不到今天你就来了。这天也快晌了,去喝一杯可惜这里只有小吃部。小万在这也不用尿他,今天中午这酒必须得喝。”

  万峰郁闷,我也没不让你喝呀!

  “不急不急才十年多钟,现在就跑去喝酒,工人们会有意见的,我想先看看这个厂子,带我看看。”

  “好!我这就带你转转。”

  陈道带着李达可厂子转悠去了,万峰嫌走着累腿就没跟过去,而是坐在企业门口的阴凉处。

  八月底的气温还是蛮高的,在太阳下一样会被晒个头昏眼花的。

  无意中一抬头又看到了上一世他丈人家的房子。

  因为那栋房子几乎就正对着发动机厂的大门,虽然距离较远,但因为在村子头而且是孤零零的一家,因此一抬头就能看到。

  万峰皱着眉头想了想,他觉得应该去看看上一世的老婆这一世过的如何。

  虽然这一世和对方没有一分钱的关系,但上一世双方怎么说都是夫妻。

  如果对方过得一般,他觉得自己有帮一把的必要。

  上一世他的妻子是非常要强的女人,万峰理解做她男人的痛苦。

  陈道陪着李达在厂里走了一圈,就花了近一个小时。

  凤凰山发动机厂的门口现在有两家小吃部,里面也没什么太高级的东西,除了海货就是家常菜。

  中午的饭就安排在这里,万峰陈道李达和文忠国四个人六个菜,其中三个还全是鱼鳖虾蟹之类的东西。

  合着最后某人吃了一整盘的炒鸡蛋。

  一顿饭的功夫,万峰几乎就想好了让李达儿子干什么项目了,现在就是不知道他家那个犟种儿子干不干了。

  其实李达也别说他儿子犟驴,他不也那味儿吗!

  吃完午饭,李达就被陈道留在了凤凰山,说晚上没事儿好好喝喝,他已经让小吃部弄几个硬菜晚上好吃。

  李达要在这里和陈道叙旧,万大人留在这里就没意思了,就和文忠国开车从凤凰山出来上了那条上乌公路。

  万峰想了想就驱车奔着乌炉驶去。

  99年的乌炉镇,和以前变化不大,唯一的变化就是原来的供销社变成了一栋四层的楼。

  上一世这栋楼是三层,现在多了一层,这是乌炉镇第二栋楼。

  镇政府是乌炉的第一栋楼。

  这栋楼中间开了一个大门洞子通后院,门洞东边的一共有八个四米宽的门市。

  万峰记得东边八个门市一共卖给了四家,一家两个门市。

  其中两家开批发部,一家开酒店,最东边靠着农行那家既没有做买卖也没有出租。

  而大门洞西面也是八个门市,但西面这八个门市就没啥标准可言了,最西头是三个四米五宽的门市,门洞边是三米八宽的门市两个,剩下三个是三米三宽的门市被夹在中间。

  上一世的99年十月一前后到2003年,万峰就是在这里做买卖。

  租从大门洞往西数第四个门市,三米三宽的门市干出租影碟录像带和修家电的买卖。

  当时他买的楼房就在这个门市的上面。

  此时万峰把车停在上一世自己做生意的那个门市前的大道边。

  让他惊讶的是这个门市现在依然是干出租影碟录像带,出售游戏卡和录影带什么的,而且窗户上也贴着修理家电的贴字。

  这和自己上一世干的项目都一样。

  万峰有一丝恍惚,难道还有一个自己?

  乌炉虽然里将威只有十里地,但万峰很少来。除非专门到乌炉来办事否则一年也来不了一趟,经过除外。

  因此他对这一世的这里并不熟悉。

  万峰熄火下车向这个音像店走去,文忠国也从车上下来跟在万峰后面。

  下午一点多钟,正是音像店比较清闲的时候,整个店里只有老板一个人在,正站在柜台里一手拿遥控扭头看着桌子上一台老式彩电里播放的录像。

  万峰看到老板的时候又是一阵恍惚。

  这个老板和自己岁数相仿,甚至模样都有七八分像,简直就是另一个自己,说两人是兄弟保证没人敢不信。

  就连来人打招呼的方式都一样,点头不说话。

  “老板!有CD吗?”

  既然进来了就不能空着手走,虽然他不租影碟,但是买几张CD还是用的着的,他的车上就是CD。

  老板从柜台下拿出一个纸箱子放在柜台上。

  纸箱子里大概有几十张CD,用那种塑料盒包装着。

  “是正版吗?”

  “CD现在大部分都是正版,好像还没有盗这玩意的。”

  99年盗版CD的确实不多,那些盗版贩子主要是盗版VCD。

  万峰一边挑CD一边和老板东拉西扯。

  “老板!哪个队人呀?”

  “南小宋屯的。”

  还好,不是将威这片的。

  “这个买卖干了几年了?”

  “干了好几年了从97年就开始干了。”

  你说这冥冥之中没有什么关联万峰是真的不信,上一世他也是从97年开始干这个的。

  “生意怎么样呀?”

  “唉!凑合着过呗,发财是别指望了,也就年吃年用。”

  这时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从大门跑了进来:“爸爸!妈妈给你送饭来了。”

  万峰心里说了一句握草,不会这孩子和自己儿子也同岁吧。

  小孩跑到万峰身边伸手抓住万峰的裤子。

  “小家伙!干什么?”万峰柔声问。

  小孩这才发现这不是他爸,一脸迷茫地看着万峰。

  这时,大门外一个和栾凤张璇岁数相仿的女人端着一个盘子一碗米饭走了进来。

  脚步风快:“叫你吃饭,你就在哪儿磨蹭,人在哪儿了?”

  万峰心累:老子不是人呀?

  来人确实是他上一世的妻子,在后面供销社化肥门市卖化肥。

  这时女人才看到在柜台上挑影碟的万峰,脸上略过惊讶的神色。

  她一定是被万峰的模样惊到了,因为万峰和她男人模样太像了。

  :。:

欢迎大家访问:书吧
本文地址:http://www.48shu.com/book/20717/2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