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集团顶楼办公室。

  一个长相平凡,但两条眉毛却异常粗重的年轻人站在巨大落地窗前,低垂的目光望着下方,嘴角缓缓上扬一抹极淡的笑容。

  “少爷,繁星集团的那些人已经来了,一切都在计划中。”

  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恭恭敬敬推门而入。

  “呵呵,都说繁星集团的黄埔澜庭,向来以高贵冷艳着称,要听到我们是在戏耍她,你说最后会如何?”

  年轻人端着茶杯慢条斯理的轻抿了一口,眼神中出现几分玩味。

  “当然是无可奈何的受着!在咱们呈文市只要少爷一句话,别说她小小的繁星集团,就算那个近期在江北三省中名声传的沸沸扬扬的韩先生来了,也要老老实实的待着!”

  中年人笑了笑。

  “说的对,被耍也是她的福气。”

  年轻人放下茶杯,依靠在椅子上,半眯着眼睛。

  “少爷,我有些搞不懂,沈长兴为什么会主动请求你把繁星集团的人引到呈文市来?”

  中年人一脸不解。

  “懒得问,反正捉弄一下传闻中的冰山美女,就让沈长兴欠下个人情的买卖绝对划算。”

  年轻人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行了,我可答应了沈长兴,会让繁星集团的那些人待到晚上才能回去,你可给我盯紧些。”

  “少爷放心,既然来了呈文市,没有咱的允许,她们根本不可能轻易离开!”

  中年人面露讨好的笑容,拍着胸脯保证。

  白桦集团大门外。

  “人家只要矢口否认,你有什么办法?”

  韩凌天轻抬眼皮看了面前的两女一眼,微微笑着。

  黄埔澜庭看着吊儿郎当的韩凌天就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反驳“就算那个李春生不是白桦集团的人,那他为什么要让我们来?”

  “对啊,那么做完全没有好处,难不成另有目的?可我们现在门都进不了啊!”

  郝佑晴也有同样的疑问。

  韩凌天放下手机,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们“说不定那家伙就是闲着没事耍你们玩儿呢。”

  “耍我们玩……行吧,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黄埔澜庭也没了办法,辛辛苦苦跑来,结果合同没签到不说,对方人影都没看着,传出去绝对会沦为笑柄。

  韩凌天将手一摊“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回去呗,实在不行我们在呈文市再转转,听说美女……”

  “滚,满脑子就是美女!”

  黄埔澜庭一把将抱枕砸在他身上,同时翻了个白眼。

  但事到如今,也确实如韩凌天所说,只有先回去从长计议,不然老呆在人家白桦集团门口也不是个事儿。

  就在她们商量完毕,准备离开的时候,刚刚在门口站岗的那个保安突然朝着车子跑来。

  郝佑晴摇下窗户,一脸无奈的开口“小哥,不用你催,我们马上就走。”

  “不不不……”

  保安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紧接着满脸讪笑“真的抱歉,先前是我记错了,白桦集团其实是有一位叫李春生的副董的!”

  “又有了?”

  韩凌天嘴角一挑,眼神玩味的看着他。

  “对,因为那个叫李春生的副董才上任没多久,我才见了两面,所以不太熟。”

  保安点了点头。

  “你们那个李春生副董长什么样?”

  郝佑晴一脸警惕。

  “胖胖矮矮,头发稀疏。”

  保安用手比划了一下。

  “那你们那个李副董,目前主要负责哪方面的业务?”

  郝佑晴继续发问。

  “那我就不太清楚了,但听别人说,好像他手头有一个商业街的项目准备找人开发。”

  保安挠了挠头。

  闻言,黄埔澜庭和郝佑晴对视一眼,眉宇间都闪现一丝惊喜。

  “没错,就是他!我们约了中午十二点签合同,你能不能去联系一下?”

  黄埔澜庭眼神中出现几分期待。

  “好的,请你们稍等一会儿,我现在就去请示。”

  保安很痛快的答应下来,然后一溜烟儿的跑回岗亭。

  “哼,刚才是谁说的人家没事耍我们玩,现在啪啪的打脸了吧?”

  黄埔澜庭轻哼一声,抱着肩膀斜看韩凌天。

  “如果我们刚才真的离开,你可就是我们繁星集团的罪人!”

  郝佑晴也在一旁帮腔,调侃着韩凌天。

  “你们可不要高兴太早。”

  韩凌天单手支在窗框上,眼神在外面飘来飘去,丝毫不受两人的影响。

  话音刚落,刚刚跑开的保安撂下电话,再次回到车子旁,讪笑一声“我刚刚问了下李副董,他说正在开会,暂时不方便出来,所以请你们稍微等一下。”

  “在门口等?”

  郝佑晴眉头微皱。

  “对的!”

  保安点了点头。

  郝佑晴顿时不爽,打开车门就要去理论一番,一旁的黄埔澜庭却摇了摇头,让她不要在此事多做纠缠。

  “在门口等就在门口等,白桦集团作为华国百强企业,比繁星集团庞大的多,会有点傲气也属于正常情况。”

  接下来,二十几号人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车子里等着。

  十分钟、半个小时……

  时间一分一秒的小时,很快就到了下午一点,竟然依旧没有任何话音传来。

  中间郝佑晴下车问了几次,可保安的回答始终千篇一律,反复声明李副董在开会,现在不方便,请继续等待。

  “老大,你说他们是不是真像韩凌天说的那样,就是在耍我们玩儿呢?”

  时间到了两点钟,郝佑晴再也按耐不住,已经开始强压着火气。

  一直很有耐性的黄埔澜庭,此时脸色也不太好看,咬牙开口“我去问问,如果白桦集团依旧闭门不见的话,单子我们就不做了!”

  她正准备动身的瞬间,韩凌天笑着摆了摆手“一点小事儿可不值得你亲自出马,要被白桦集团的人看到,会以为我繁星集团无兵可用呢,我去。”

  “好吧,可你要好好和人家交流,千万不能胡来!”

  黄埔澜庭坐了回去,但依旧有些不太放心的嘱咐一句。

  “我向来以理服人,不会轻易动手的。”

  韩凌天微微一笑,打开车门下去,径直朝着保安亭走去。

  “先生,我们李副董真的在开会。”

  保安依旧那副讪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呵呵,没事,他开会我们可以等。”

  韩凌天靠在窗户上,漫不经心的开始闲聊“对了兄弟,现在白桦集团里面,谁说了算?”

  保安一脸骄傲“当然是我们周少!”

  “周少?”

  韩凌天眉梢一挑。

  “对,周月笙,周少,他是我们白桦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

  保安在提到那个名字时,明显眼神都在发光,就像粉丝见到偶像那样。

  “那能不能帮我打电话联系一下那个周少。”

  韩凌天笑眯眯的看着他。

  “不行,那样不符合我们的规定,找周少必须提前有预约!”

  保安毫不犹豫的摇头拒绝。

  “我说话从来不喜欢重复第二次。”

  韩凌天眼中一丝冷光乍现,毫无情绪波动的声音瞬间令周围温度一落千丈。

  保安只觉得背后一股寒气弥漫而来,让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鬼使神差般,他竟然真的抓住身旁电话拨打了一串号码。

  “什么事?”

  电话那头,一个慵懒的男声传来。

  韩凌天将电话抢来,淡淡开口“周少对吧?今天的事情我需要一个说法,给你三分钟时间滚出来,不然拆了白桦集团!”

  “你说什么?”

  电话那头的周少愣了一下,紧接着音调骤然升高“哪来的混蛋,竟然敢在老子面前口出狂言,信不信分分钟弄死你!”

  “我来自繁星集团,可你现在把我挡在外面,该如何弄死呢?”

  韩凌天轻笑一声。

  “繁星集团?”

  “呵呵,我倒要看看你小子哪来的胆量,敢在我的地盘撒野!”

  周少咬牙切齿的冷喝一声“保安,放人!”

  说完,便狠狠的挂断电话,显然被气的轻。

  作为周家大少爷,他何时被个阿猫阿狗如此蹬鼻子上脸?

  现在的周月笙已经开始琢磨,等看到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时,该用哪种方法好好炮制一顿!

  一旁的保安早已经吓傻,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韩凌天。

  他往日里也见到不少狠人,可在呈文市敢骂周少的,今天却头一回。

  “愣着干嘛,快开门啊。”

  韩凌天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潇洒转身朝着车子走去。

  保安如梦初醒,擦了擦额头密布的冷汗,颤颤巍巍的将门打开。

  “什么情况?”

  回到车上,黄埔澜庭和郝佑晴一脸不解的看着韩凌天。

  “我把事情和他们领导反应了一下,白桦集团的周少深刻认识到错误,表示非常抱歉,并且决定待会儿要来亲自赔礼。”

  韩凌天一本正经的开始胡扯。

  “周少?”

  听到蹦出来的名字,黄埔澜庭愣了一下,然后猛然瞪大了眼睛。

  “天呐,真的假的?”

  郝佑晴惊呼出声“周家可是江北三省中排名第三的豪门啊,周月笙身为大少爷,地位何等尊贵,竟然要来亲自认错?!”

  “当然,我能骗你们么。”

  韩凌天笑容满面的点了点头。

  他倒没料到周家有如此地位,竟然在江北三省仅次于斐、沈两家。

  但,那又如何?

  毕竟强如顶级豪门武家,他都没放在眼里。

  都市绝品神医

  都市绝品神医

欢迎大家访问:书吧
本文地址:http://www.48shu.com/book/21473/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