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的速度很快!

  早就已经快过了五级机甲师的极限!

  盛酒游跟谷司流根本没有办法反应,只能紧缩着瞳孔看着对方靠近。

  “嘭!”

  拳头在即将打中人的时候硬生生停下,但拳风依旧掀起了两人发丝,昭示着他们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

  盛酒游猛地抬头,看向房顶上的洞,跟立在洞外的风久。

  “你果然来了。”

  假的盛队长收回被拦下的拳头,打量的看着风久道:“长大了不少。”

  “大佬!!”谷司流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差点激动的哭出来,这踏马就是他心中的救世主。

  如果这次能活下来,他一定要把大佬供起来!

  谷司流挣扎着起身,想要远离这个危险的地界,然而刚坐起半截就脑袋一昏晕了过去。

  盛酒游也意识模糊,想要打起精神,可依旧没能抵得住那股强烈的晕眩。

  两人晕倒,风久这才跳进屋子里,将两方人隔绝。

  又是“嘭”的一声,窗户破裂,风久一手一个的将盛酒游跟谷司流扔了出去,正被候在外间的童临接住。

  知道这里不安全,童临半点不敢停留,带上人就往外跑。

  他是被弟弟带过来的,其他军校生没有外出许可,没办法像他们如此自由出入。

  古南樘跟计方回过来搭了把手,不太放心的看向医院顶楼。

  “大佬一个人没问题吧?”计方回道。

  童临没那么担忧,要是连弟弟都解决不了,那他们去了也是送菜,没个鸟用。

  反倒是留在这里还可能拖后腿,趁早走了才好。

  所以童临催促了几声,根本没有要留下的意思。

  计方回还有些迟疑,古南樘已经道:“我们走。”

  医院因为人为关系早就已经被清了个干净,除了谷司流之外帮个人影没有。

  盛酒游倒是带了保镖,然而却被人绊住了,否则也不知道到这时候都没露面。

  虽然不清楚面对的敌人到底有多强,但如果没有他们在,风久想要脱身也能更容易些。

  古南樘很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所以当机立断的选择离开。

  他们一走,整间医院里就只剩下风久跟伪装者两个人。

  而埋伏在附近的敌人却不下于十人,每一个都至少是七级的水平!

  伪装者说是在等风久,但见到人后却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似乎在评估他的价值。

  “怎么样新帝星,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

  风久拒绝:“不要。”

  对方笑了一声:“我还没有自我介绍,这么急着拒绝干什么?”

  “幽冥。”风久直接点出了对方身份:“路行舟。”

  笑容一顿,对方大概没想到伪装成这样风久还能认出他来,或者更以为于风久居然知道他的名字。

  “你认得我?”

  既然已经被认出了身份,对方也不再掩饰,伸手在脸上一摸,原本属于盛酒游的那张脸就变了个模样。

  还是七年前见到的那个样子。

  风久当然记得的,当年在天骄城闹事的幽冥星盗团可是给他们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想到童临对幽冥的评价,风久道:“坏人。”

  路行舟愣了一下后,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笑了起来:“坏人?没想到你也会说这么幼稚的话。”

  “风久,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好坏吗?”

  路行舟饶有兴趣的看着风久道:“还是你觉得现在的万古很好?”

  风久不接话。

  路行舟也不在意,继续道:“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会去西区,又为什么至今都不能返回东区?为什么童轩是万古的英雄,但他的妻儿却过的这么艰难?”

  “他应该都没有告诉你吧?”

  路行舟好整以暇的道:“这个国家早就已经不是以前繁荣的模样,它只会比你看到的更丑陋。”

  “加入我们你就可以摆脱所有制锆,让你父亲过他想要的生活,你也可以不用再顾忌任何人,没人可以命令你、威胁你。”

  路行舟道:“不好吗?”

  风久看了他一会,道:“让我当团长?”

  “……”路行舟:“如果你有这个本事,也不是不可以。”

  星盗内部从来讲的只有实力,你够强,那就可以随心所欲。

  然而幽冥之所以是幽冥,也是因为他们拥有现在的团长,若是换了一位,那整个星盗团也将改头换面。

  到时候那帮子想要推翻万古对星盗恐怕都不乐意。

  所以说的再好听,也不过是拉着人去做苦力。

  风久这么忙,还要因为这点小事被耽误时间,到头来更是听了一堆废话,直接便将面前的人列入了黑名单。

  所以这回连话都不用说了,风久提剑便刺了过去!

  路行舟避无可避,硬生生的接了一招。

  他原本以为面对一名军校生,自己的实力足够应对,起码想要脱身也是极容易的。

  哪成想风久的气劲居然这么大,一剑下来他只觉得自己撑起的是一座大山,一口气还没顺上来就溃散了,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路行舟砸到墙面上,握住通讯器的手不及按下去就失了力道,软软的垂了下去。

  看着昏迷过去的人,风久收了剑,给童临拨了个通讯过去:“联系路家人,幽冥路行舟被俘。”

  童临闻言一愣,伪装成盛酒游的居然是幽冥星盗团的路行舟?!

  “我知道了。”

  少年立马意识到事情不简单,也不敢提前告诉其他人,以免消息泄露,转而就拨通了路以尧的通讯号。

  七年前,他们因为幽冥星盗团的行动被波及,还躲的万分小心狼狈。

  如今再照面,那些人早就不是他们家弟弟的对手了!

  童临突然觉得幽冥也没那么可怕了。

  路行舟可是幽冥星盗团的元老级人物,万古废了多少兵力都没能把人怎么样,如今被俘绝对是大事。

  但如果路行舟真落到了其他人手里,那就会成为路家的把柄。

  童临对路家的印象不错,又不想便宜了那些讨厌的家伙,所以格外配合。

  ——依旧是防盗的分割线——

  (不防盗是不可能的不防盗,订阅是个好东西,还是一小时后刷新可看,宝宝们不要熬夜等了,明天白天看吧,爱你们么么啾!)

  对方的速度很快!

  早就已经快过了五级机甲师的极限!

  盛酒游跟谷司流根本没有办法反应,只能紧缩着瞳孔看着对方靠近。

  “嘭!”

  拳头在即将打中人的时候硬生生停下,但拳风依旧掀起了两人发丝,昭示着他们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

  盛酒游猛地抬头,看向房顶上的洞,跟立在洞外的风久。

  “你果然来了。”

  假的盛队长收回被拦下的拳头,打量的看着风久道:“长大了不少。”

  “大佬!!”谷司流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差点激动的哭出来,这踏马就是他心中的救世主。

  如果这次能活下来,他一定要把大佬供起来!

  谷司流挣扎着起身,想要远离这个危险的地界,然而刚坐起半截就脑袋一昏晕了过去。

  盛酒游也意识模糊,想要打起精神,可依旧没能抵得住那股强烈的晕眩。

  两人晕倒,风久这才跳进屋子里,将两方人隔绝。

  又是“嘭”的一声,窗户破裂,风久一手一个的将盛酒游跟谷司流扔了出去,正被候在外间的童临接住。

  知道这里不安全,童临半点不敢停留,带上人就往外跑。

  他是被弟弟带过来的,其他军校生没有外出许可,没办法像他们如此自由出入。

  古南樘跟计方回过来搭了把手,不太放心的看向医院顶楼。

  “大佬一个人没问题吧?”计方回道。

  童临没那么担忧,要是连弟弟都解决不了,那他们去了也是送菜,没个鸟用。

  反倒是留在这里还可能拖后腿,趁早走了才好。

  所以童临催促了几声,根本没有要留下的意思。

  计方回还有些迟疑,古南樘已经道:“我们走。”

  医院因为人为关系早就已经被清了个干净,除了谷司流之外帮个人影没有。

  盛酒游倒是带了保镖,然而却被人绊住了,否则也不知道到这时候都没露面。

  虽然不清楚面对的敌人到底有多强,但如果没有他们在,风久想要脱身也能更容易些。

  古南樘很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所以当机立断的选择离开。

  他们一走,整间医院里就只剩下风久跟伪装者两个人。

  而埋伏在附近的敌人却不下于十人,每一个都至少是七级的水平!

  伪装者说是在等风久,但见到人后却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似乎在评估他的价值。

  “怎么样新帝星,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

  风久拒绝:“不要。”

  对方笑了一声:“我还没有自我介绍,这么急着拒绝干什么?”

  “幽冥。”风久直接点出了对方身份:“路行舟。”

  笑容一顿,对方大概没想到伪装成这样风久还能认出他来,或者更以为于风久居然知道他的名字。

  “你认得我?”

  既然已经被认出了身份,对方也不再掩饰,伸手在脸上一摸,原本属于盛酒游的那张脸就变了个模样。

  还是七年前见到的那个样子。

  风久当然记得的,当年在天骄城闹事的幽冥星盗团可是给他们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想到童临对幽冥的评价,风久道:“坏人。”

  路行舟愣了一下后,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笑了起来:“坏人?没想到你也会说这么幼稚的话。”

  “风久,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好坏吗?”

  路行舟饶有兴趣的看着风久道:“还是你觉得现在的万古很好?”

  风久不接话。

  路行舟也不在意,继续道:“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会去西区,又为什么至今都不能返回东区?为什么童轩是万古的英雄,但他的妻儿却过的这么艰难?”

  “他应该都没有告诉你吧?”

  路行舟好整以暇的道:“这个国家早就已经不是以前繁荣的模样,它只会比你看到的更丑陋。”

  “加入我们你就可以摆脱所有制锆,让你父亲过他想要的生活,你也可以不用再顾忌任何人,没人可以命令你、威胁你。”

  路行舟道:“不好吗?”

  风久看了他一会,道:“让我当团长吗?”

  “……”路行舟:“如果你有这个本事,也不是不可以。”

  星盗内部从来讲的只有实力,你够强,那就可以随心所欲。

  然而幽冥之所以是幽冥,也是因为他们拥有现在的团长,若是换了一位,那整个星盗团也将改头换面。

  到时候那帮子想要推翻万古对星盗恐怕都不乐意。

  所以说的再好听,也不过是拉着人去做苦力。

  风久这么忙,还要因为这点小事被耽误时间,到头来更是听了一堆废话,直接便将面前的人列入了黑名单。

  所以这回连话都不用说了,风久提剑便刺了过去!

  路行舟避无可避,硬生生的接了一招。

  他原本以为面对一名军校生,自己的实力足够应对,起码想要脱身也是极容易的。

  哪成想风久的气劲居然这么大,一剑下来他只觉得自己撑起的是一座大山,一口气还没顺上来就溃散了,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路行舟砸到墙面上,握住通讯器的手不及按下去就失了力道,软软的垂了下去。

  看着昏迷过去的人,风久收了剑,给童临拨了个通讯过去:“联系路家人,幽冥路行舟被俘。”

  童临闻言一愣,伪装成盛酒游的居然是幽冥星盗团的路行舟?!

  “我知道了。”

  少年立马意识到事情不简单,也不敢提前告诉其他人,以免消息泄露,转而就拨通了路以尧的通讯号。

  七年前,他们因为幽冥星盗团的行动被波及,还躲的万分小心狼狈。

  如今再照面,那些人早就不是他们家弟弟的对手了!

  童临突然觉得幽冥也没那么可怕了。

  路行舟可是幽冥星盗团的元老级人物,万古废了多少兵力都没能把人怎么样,如今被俘绝对是大事。

  但如果路行舟真落到了其他人

  :。:

欢迎大家访问:书吧
本文地址:http://www.48shu.com/book/62333/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