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生气了,我们出去吃饭吧。”马俊安抚。

  她点头,想着今天要穿什么衣服,但是看马俊大腹便便,身材走形的样子,又觉得提不起劲,穿什么衣服都随便吧,反正身边跟着是这样的男人。

  马俊有些微胖,又因为不常健身,而且常年应对酒席,还有些啤酒肚,也不太会打扮,平常都是西装,但偶尔休闲装就看出来品味不怎么样,手腕上还有金表。

  王飞飞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个,两人到高级餐厅吃饭,餐厅今天中央空调坏了,用的是普通的空调。

  吃到一半,马俊已经开始出汗,王飞飞不动声色看着面前的男人挥汗如雨,汗水都流到鼻翼的位置了也不擦。

  “热吧,擦擦汗。”她只好掏出湿巾第一张过去。

  马俊接了,乐呵呵的,“媳妇好贴心。”

  王飞飞本意是让他到洗手间整理仪容仪表,可是面前的人直接抖开湿巾,像是洗脸用面巾那样擦了全脸,然后把湿纸巾揉成一个团放在桌上。

  看着纸巾快要接近菜碟,王飞飞是真的胃口全无。

  如果是叶淼的话,对方的礼仪一定是无可挑剔的,和他在一起,收获的就全部都是羡慕的目光,那时候做一个女人,才是真正的值得骄傲的。

  而这个男人……她上上下下扫了一遍,虽然说帮了王氏的忙是很不错,不过这三观,礼仪方面她是真的很不喜欢。

  两人吃完饭后去了一趟剧院看话剧,最是安静的时候,马俊忽然打了个喷嚏。

  当场不少人都被吸引,连话剧演员都微微一愣,幸好用专业的技术继续下去。

  虽然这是小事,在现场也有别的男士发出声音,不过王飞飞就是觉得尴尬,其他人怎么样她可以不管,但跟在自己身边的人太不修边幅,她很不开心。

  察觉到她有些不开心,马俊回去的时候在花店买了一束玫瑰。王飞飞开心的接下,等马俊绕到驾驶位的时候猛的翻了白眼,这么久了还没发现她根本就不爱玫瑰,而且就从哪些路边的花店买的花无论是设计感还是其他,真的很差劲

  ,难道就不能上点心,找高端一点的花店?回了家,马俊看样子是要住下的,王飞飞也不提,毕竟现在她得看清楚形式,王家一堆烂摊子还没有解决,马俊又刚帮她付了好几千万的款项,再加上结婚后她就能触及

  到p市计划,所以综合来说,这个男人还算是比较合适的结婚对象。

  虽然已经做好准备,但是像牛一样的男人压在身上喘气动着,她还是忍不住频频翻白眼,只希望赶紧结束。

  “老婆,我们结婚吧。”

  王飞飞一愣,“怎么忽然想到这个。”

  “就是觉得应该结婚了嘛,现在两边跑也麻烦,而且也到了生小孩的年纪了,现在小孩出生刚刚好嘛。”

  “你就是为了要小孩才想和我结婚?当我是母猪啊。”

  这话说得有些咄咄逼人,王飞飞扯笑道:“我开玩笑的,就是想看看如果小孩出生了,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马俊哈哈大笑,笑得赘肉都在抖,把人拉过去亲了一口,“怎么会呢,我可是真的喜欢你,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那时候在想,这人怎么那么好看呢,我如果能把人追

  上就好了,不过事实证明我还是很有魅力的,真的把你这美人追上了。”

  王飞飞心想,要不是当时王氏需要资金来周转,就是你长得和潘安似得我也不要你啊,更何况是现在这样子。

  “对了,叶氏最近也不太平啊,听说叶夫人生病了。”马俊指了指脑子,“这里出了问题,不过知道的人非常少。”

  王飞心砰砰跳,叶水墨疯了?,“这可不能乱说吧,毕竟这种事。”

  “谁知道呢,反正吧那孩子死了叶夫人很伤心就对了,至于到底有没有疯,也是人家的家事。”

  情事过后,马俊已经很累,连澡都不洗就睡着了。

  王飞飞强撑着浑身酸软起身到浴室洗澡,脑袋里却依旧想着那些话,叶水墨疯了?不应该吧,从那天杂志上看似乎很正常,在这些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于叶水墨的事,王飞飞是上心的,也尝试过和报道那篇文章的杂志社取得联系,但是以对方的描述来看,叶水墨并没有什么看起来不一样的地方。思前想后,以目前这样的境地来看,王飞飞并不想和叶水墨正面起冲突,在和马俊结婚之前,她还得先把自己的位置巩固好,确保嫁过去后权益不会受损,又能够享受马

  家的好处。

  本来就是一场没有爱情的商业婚姻,为什么不多拿一点呢?

  马俊和王飞飞的婚礼在一个月之后举办,婚礼很隆重,被媒体杂志冠上世纪世纪婚礼的头衔。

  请帖送到了叶氏,叶博和叶淼都有。

  作为下属,叶博只能把去还是不去的权利交给叶淼。

  他轻轻叩击着门,听到声音后才推门而入,叶水墨今天也在,不过此时睡着了。

  自从回家休养后,她的脸色和情绪都好了很多,但究竟是不是真的在恢复,众人也不敢乱加揣测。

  没有人敢提起劲宝,因为大家无法估计提起这两个字会让叶水墨有什么反应,她自己也从未提起。

  心理医生认为这样并不乐观,一个人真正可以面对过去的一个标志是勇敢的面对无法面对的东西,只有放不开,才会不提。

  虽然对方一直建议立刻进行心理治疗,但叶淼还在拖,因为现在的叶水墨看起来美好得不真实,所以很害怕打破宁静。

  因为正在吃药,所以嗜睡得很,叶淼索性把人带在身边,处理公务的时候偶尔抬头看看熟睡的人,心里就很安定。

  重要的东西还是放在身边最为保险,最重要的人也是如此。

  “王飞飞和马总的婚礼请帖。”叶博把请帖递过去。

  叶淼翻开看了,上一次的教训让王飞飞安稳了一段时间,不敢弄什么幺蛾子,结婚了也好,那样那个女人就会彻底死心。

  “去吗?”叶博扫了一眼睡在沙发上的人,压低了声音。

  “帮我把贺礼送到。”叶淼这句话就是不会出席了,叶博点头,他觉得这样也好,本来和马俊就是商业上合作伙伴的关系,对方也不会因为叶氏不出席就不合作了,再者王飞飞那个女人,确实

  让人好感不起来。

  叶水墨有转醒的趋势,两个大男人立刻住嘴,等人睡得深沉了才重新开口。

  “关于大小姐看医生的事。”叶博已经不止一次提起,现在正是好时机,心理医生的话很对,只要她无法真正面对劲宝的死亡,那就很有发病的危险。

  面前这个男人,最善于勇往直前,和困难赌博的人却在回避。

  “我知道,会安排。”叶淼抹了把脸,对于这个充满好意的长辈,他无法做到冷漠。

  王飞飞的请帖自然不会被叶水墨看到,但不主动让她看,不意味着叶水墨搜索不到。

  下午去超市,叶水墨喜欢吃叶淼做的菜,他就天天四点下班,带着人逛超市,买东西回家做饭,也不假手于保姆,他做饭叶水墨就收拾家里。

  超市这个时间段没多少人,叶水墨看着超市的购物车,忽然笑到:“走得好累啊,好想坐进去。”

  “真的想?”叶水墨左右看了看,他们这个区域正好是日常用品区,没什么人的。

  叶淼把人抱起来放进框里,叶水墨坐好,双手攀着购物车,居然有点紧张和兴奋。

  “启动咯。”

  西装革履的叶淼推着推车,听着超市的歌,两人还不自觉的跟着节拍哼哼唧唧了一会。

  “先生,小姐,我们这里是不许成人坐进去的……”瞥见这里情况的售货员大妈喊了一声。

  五分钟后,两个成年人非常不好意思的道歉,看着售货员大妈嘟嘟哝哝的走了,叶水墨噗嗤笑出声。

  叶淼看呆了,猛的觉得眼眶有些热,在对方要扭头看向这边的时候先走一步,却是紧紧抓着她的手。

  婚礼当天,一大早叶淼继续呆着媳妇去上班,最近叶水墨长胖了些,家里用得最频繁的反而是体重称。

  不想她接触乱七八糟的人和事情,叶淼重新启动了以往几届总裁曾经开辟的专用电梯,而且电梯里也没有摄像头,有时候想和爱人做点什么小动作完全无压力。

  比如现在,叶淼把人压在墙上,手背护着她的后脑要索吻。

  叶水墨就躲,但等对方笑着要抽身离开的时候又凑上去亲了一口,结果被反攻,真正体会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什么意思。

  叶淼准备结束完这一段工作就带人出国散心,可能会去三个月左右,离开了国内,或许更适合疗养。

  公司的大部门事情,他想托付给叶叔还有姑父,妈也说也时常照看着,有这三个人坐镇,应该不会很糟。

  电梯直达办公室,叶淼去启动电脑工作,偶尔抬头,发现叶水墨正在发呆,便不安起身。

  那个心理医生的话一直是他心里的梗,确实从回来后,叶水墨从未提劲宝,是不愿意还是为什么?他不敢揣测,所以当她发呆的时候,他就会很不安。

  忽然响起的电话让两人同时会神,叶水墨又从发呆的样子回到现实生活。按捺下内心的不安,叶淼接起内线,是秘书打来的,“马总想和您通话。”

  :。:

欢迎大家访问:书吧
本文地址:http://www.48shu.com/book/63131/2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