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洛把车停在路边,眉目含笑地看着她,就是不说话,拿眼睛紧紧地盯着她。

  冯韵之被他看得心跳有些失速,咽了咽口水,问道:“怎么了?”

  霍洛状似苦恼地道:“你就只吃一点醋?”

  “我应该很吃醋?那时候你只是我暗恋的人,我很吃醋说不过去。”

  “你居然这么理智?”

  冯韵之掩唇轻咳了一下,眼睛左右看了看,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把目光对上霍洛的脸,表情别扭地说道:“在心里很生气,但同时也觉得生气挺没道理的。”

  霍洛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听到这话的感觉。

  才真正私下接触两三次,他已经觉得她简直是按照他心尖要宠的人的样子长了。

  真不愧应了那句话“你不知道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遇到了你会知道。”

  现在他有这样的感觉了。

  冯韵之说完之后,不自在地挠了挠脸。

  脸上一阵燥热。

  霍洛本来没那么喜欢对人动手动脚的,碰到冯韵之就很想摸摸她的脸,捏捏她的手,想再抱抱她温软的小身体。

  总之,就是跟沈总想做的那些事都差不多。

  冯韵之睁着无辜的眼睛看他,小声说道:“你不想带我去吃饭了?”

  “我又后悔了。”

  “什么?”

  “说不跟你做亲密的举动的话说得太早了,我现在就很想抱你。”

  冯韵之有些无措地看着他,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反应。

  霍洛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再次发动车子。

  冯韵之偏头看着窗外,脸渐渐变红了,心也不受控制地狂跳个不停。

  她没有想到跟霍洛在一起会是这样,连空气都分外的甜蜜。

  她心里的桃花已经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连开成片了。

  ……

  霍洛把车停在离小吃街还有五百米之外,下车后霍洛帮她拢了拢帽子,便牵着她的手慢慢走着。

  冯韵之垂着眉眼看着他们交握的手,很后悔出门前戴了手套。

  霍洛见她亦步亦趋地跟着他,问道:“你在想什么?”

  “在想我不该戴手套,都不能感受你掌心的温度了。”冯韵之意识地说道。

  冯韵之听到他的笑声,才发现她已经把她心里想的话下意识地说出来了,恨不得立刻原地消失。

  冯韵之偏过头,红着脸说道:“你要笑话我在心里笑话就行了。”

  “不笑你。”霍洛的声音里是浓浓的笑意。

  “你现在都还在笑。”

  “我是高兴,厚着脸皮耍无赖才有你这个宝藏女友。”

  冯韵之微斜着眼,偷偷看他,“我怎么就这么不相信你的话呢。”

  霍洛也斜眼看她,“那你觉得我在笑什么?”

  “你觉得我太傻了。”

  “没有。”霍洛想也不想地回道,越发握紧她的手往前走。

  冯韵之谈恋爱的经验有限,多数只属于脑补,不知道具体的相处应该怎么做。

  霍洛见她没说话,问道:“你现在在想什么?”

  “什么都没想。”

  “我不信。”

  “那你觉得我在想什么?”

  “想你怎么就突然拥有这么帅的男朋友。”

  冯韵之冷不防听到这一句,没绷住,笑了起来。

  笑声清澈,干净,特别好听。

  笑完之后,她说道:“霍总,你的优点绝不只有帅。”

  “嗯。更私人的优点等以后让你知道。”

  冯韵之:“……”

  她怎么觉得这话的意思有点把车往城市的边缘开了呢。

  她今天认识到的霍洛跟她之前所认定的完全不一样。

  虽然有出入,可她很喜欢现在的霍洛。

  霍洛见她的小表情,笑容越发明显。

  两人散步到小吃街,已经七点出头了。

  小吃街已经有了不少人。

  霍洛下车时已经带了口罩,跟冯韵之走在街上就像是普通的小情侣手拉手慢慢走。

  两人站在街口,霍洛问道:“想吃什么?”

  “我从未觉得我有选择困难症,来这里之后,我发现我可能是有选择困难症了。”

  “那我们就一家家的吃下去。”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

  “你不是经常跟你妹妹来吃吗?可以推荐你认为不错的。”

  “我们也可以一起创造独属于我们的记忆,也许你的口味跟我们都不一样呢。”

  冯韵之笑了起来。

  她是标准的笑眼,不笑的时候眼睛都微弯,笑的时候跟两枚小月牙差不多,配着她圆圆的小脸儿看着特别舒服。

  “跟你一起创造记忆,我乐意之至。”

  “哪怕踩雷?”

  “哪怕踩雷!”冯韵之笑道。

  她不是太在意他们能不能吃到同类中最好的美食。

  这些事如果是他陪她做的话,与他的互动就是最好的美食,其他的都是辅助。

  更何况,她本身也不是个爱吃的人,对吃的要求经常是保证正常的生存所需。

  她甚至是个连零食都很少吃的人。

  她的家人经常从世界各地给她带好多零食回来,她也只是礼貌性的碰一下,并没有能感受到别人说的特别好吃,好吃到爆是个什么体验。

  霍洛见她一脸认真,“你想踩我也舍不得让你踩,遇到不好吃的都给我。”

  冯韵之笑得更加开心,简直见牙不见眼了。

  两人说好之后,便开始了今晚的奋战。

  两人边吃边逛街,逛街的时候只要冯韵之把目光放在某样东西上超过三秒钟或多看了什么几眼,霍洛就找老板买。

  两个小时之后,两人手上都提满了东西。

  霍洛干脆把东西都单手提着,把自己的手机交给冯韵之拿,自己则腾出手牵着她的手。

  冯韵之都觉得今晚的一切是她在做梦了。

  她做的梦什么时候做得这么甜了?

  两人跟来的时候一样走回车边,霍洛把东西都塞进后座,才把冯韵之推上车。

  他上车之后,问道:“想回家了,还是再走走?”

  “我还想再跟你呆一会儿。”

  “那我带你看看夜景。”

  “好。”

  霍洛笑道:“我还以为你会矜持地说不用。”

  “对你,我不会矜持。你现在是我男朋友,我得抓紧时间跟你好好相处。以后就算因为各种原因分开了,也不会没有好好珍惜当下的时光而遗憾。”冯韵之语气很轻,但不会让人忽略她的话。

欢迎大家访问:书吧
本文地址:http://www.48shu.com/book/63166/1889/